黄金书屋

107 轻舞飞扬和目瞪口呆

鲨鱼禅师2020-11-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纪先生,这几天好像前来拜访的人,多了一些?”

“哈哈哈哈……”

纪天霞坐在软椅中翘着二郎腿,手中的烟斗并没有烧着烟,只是随便攥着,当个把玩的物件。

“先生何故发笑?”

“小安。”

看着小安,纪天霞问道,“原本北苍省行署官邸的人,没几个认识我纪天霞,或许有知道的,但也只是给个面子。但现在,我既然送了大礼出去,而且还是警察局局长家里,看在刘老总的份上,也得走走过程。”

“不看僧面看佛面。”

“不错。”

小安若有所思,感慨道,“这可真是麻烦的很。”

“毕竟也不是以前啦,你这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笑了笑,纪天霞的言外之意,便是小安的杀人技术,在这太平地界,只怕也是没什么鸟用。

“杀龙港,会越来越太平吗?”

“那些想搞乱了好火中取栗的,不是都跑去海南度假了吗?”

看不出脸上有什么态度的纪天霞,很是平淡地说道,“刘亿要吃肉,谁敢扎刺,谁死……”

随后大约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他用烟嘴点了点小安,“来了杀龙港这么久,我们收集到的消息,顶天就是一个‘缥缈苍龙’被炮决好几回。苍龙道这么多海贼大寇,刘亿没道理只折腾这么一个,以我之见,他定是在筹划什么。”

“莫非,他打算一鼓作气,来个一网打尽?”

“海贼换了一身行头,上岸就是商贾百姓,要全部一网打尽,恐怕很难。不过那些背后有大金主的海贼,怕是要完。”

“‘缥缈苍龙’一伙?”

“这只不过是个名头,我可以肯定,之前抓捕的‘缥缈苍龙’一伙同伙,应该不是在苍龙道厮混的。”

“嗯?纪先生是不是有消息?”

“刘亿的二儿子刘德光,曾经在二号水库追击一伙海贼,口音却是茶北官话。”

说到这里,纪天霞脑海里筛了一遍茶南、茶北的家族,蒙氏、孟氏、诸爨、冉氏……一个个扫过去,最后眼皮耷拉地说道:“江湖上有这个闲钱的,其实不多,还有这个意愿的,那就更少。”

塞了一点烟丝在烟斗中,一旁小安已经擦燃了火柴,纪天霞猛吸了几口,终于把烟斗抽出烟火来之后,他才吐了一口青烟:“成都路忠武军,算是其中之一。而且我听说,王建那个老不死的,准备让自己儿子,娶巴蜀金氏的一个女子。”

“巴蜀金氏?在茶马道淘金的?”

“不错。”

小安抖开了一张地图,放在茶几上,这张地图上,有着贞观288年之前最全的全国官道线路。

算是一张比较特殊的交通图。

“兰沧江有水路七十几段,每段都有集镇,兰沧江两岸又各有官道,从剑南一路南下,有钱有人,倒也的确容易安排。”

“不用看图,我料定是成都路忠武军的人。”纪天霞眯着眼睛,整个人向后仰躺着,“王建那个老东西,我估计可能是快要不行了。现在几个儿子,都想争大都头的位子。江湖上的规矩,无非就看谁干出来的事业够大……”

听了纪天霞所说,小安一琢磨,也是点了点头:“看来,是成都路忠武军的人,勾结了海贼,又或者就是顶着‘缥缈苍龙’的名头,打算在北苍省搞个大新闻出来。”

“你啊,资料摆在那里,不要因为一些不起眼的,就不当一回事。”

纪天霞闭着眼睛,缓缓地抽了一口烟之后,才接着道,“王建的四弟王国,是长期在茶南省混的;他小儿子王宗衍,原本是打算找个吉日,然后跟金氏的人联姻;钱、人,都有了,加上王宗衍、金氏都有这个动机,那么不是他们还能是谁?”

刨根问题然后找出证据,这不是纪天霞的事情,他不是侦探,没必要去纠结这些无意义的事情。

“那怎么之前绞杀那些海贼的时候,没见着金氏或者成都路忠武军的人呢?”

“漏网之鱼,难免。”

纪天霞微微抬头,“你想想看,若是在汉阳,有人杀我。银行的保卫队肯定是先有伤亡,而我收到警报,肯定立刻带着你走人。领头的,跑得最快,死得最晚,才是常有的事情。”

说罢,纪天霞突然感慨:“要不然张、班、长孙,怎会让人如此佩服?擒贼先擒王,谁都知道,可又是那么容易的?苏定方冲阵厉害又如何?也未见他阵斩了突厥可汗。”

“如此说来,金氏的人,还活着?”

“应该还活着。”

点了点头,纪天霞似乎想起了什么,对小安道:“去卖个消息给成都路忠武军的人,就说他们要找的人还活着。”

“啊?”

“如果对方开价,那就说明,是真的还有人在北苍省,甚至就在杀龙港;如果对方没有反应,就说明人已经死了,甚至这一次闹得海贼,应该跟他们无关。”

“……”

小安突然觉得,纪天霞好阴啊。

不过想了想,这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就是跟着学习,顺便长长见识,于是换了一身行头,就往外面去了。

跟江湖上的人碰头,自然是有他的门路。

他们原本是住在“沙县大酒店”,但之后也在朱雀街租了一个宅院,也方便停一下马车。

出门之后,小安就看到了对面那家还在装修的大豪宅,楼底下的店铺,似乎都在重新装修。

蹬着自行车,正准备去码头的酒肆,却见对面豪宅中,居然也有人蹬着自行车出来,还是粉色的女式自行车。

骑车的那个女子,一边蹬一边嚷嚷:“夫人诶~你上车了没有?”

“我不是搂着你的腰了吗?”

却见那骑车的女子伸手摸了摸扶着自己腰的手,然后笑得花枝招展:“嗨呀~都怪夫人太轻盈了噻,我还以为夫人没坐到起~~”

说罢,那女子出门一拐,看到下坡路就笑得的眉目飞扬:“夫人~抱紧了哈~车子要加快了嗦~”

“嗯。”

就见那两个女子,“咻”的一下,就冲下了坡,迎面而来的风,把两人的长发都吹得飞扬。

看着这两个女子一脸的幸福,小安目瞪口呆:“我的天,南方果然风气开放啊,真是大开眼界,不必洛阳差多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