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108 浮华之下

鲨鱼禅师2020-11-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杀龙港三面环海,哪怕所谓的岛北群山,其实也还隔着一条狭窄的海峡,也因为特殊的地理环境,三百年来,才成为“广交会”及各大组织的重要据点。

北苍省什么都可以丢,唯独杀龙港是不能丢的。

大量的船舶要在这里停靠、补给、休整,整个南海地区,最大规模的船坞群,就在杀龙港。

被海洋贸易养活的人,其实相当的多。

朱雀街南下,到了沿海马路,由东向西,便是一片比较热闹的区域。

这里酒肆林立、风格多样,各种口味风味的酒水,都能在这里找到,往来苍龙道的豪商,也往往会在这里设一个据点。

而在波斯海那里的地方政府,也会在南海宣慰使府的安排下,在这里设置办事处。

一百多年前,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平康坊。

和长安城的平康坊如出一辙,官营的娱乐场所,最开始就是为了外派的官员、贵族们服务的。

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技师,互相交流技术,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另类的风格。

有些国营企业,甚至单独在别处开了分馆,比如说千金一笑楼,这种就是能够做大做强的典范。

“靓仔,喝酒、吃饭、住宿还是找乐子啊。我们‘波斯画皮坊’服务一流,新来的恰丝丽小姐正宗波斯王族之后啊!腰细奶肥,活好包爽,吹拉弹唱什么都会啊靓仔!”

“相公要不要看看我们‘双鱼馆’啊,招牌黑鱼白鱼比翼双飞,镇馆之宝是叙利亚新到白鱼妹安吉拉,号称‘大马士革堕落天使’,‘生吞禁果’绝对快活啊!相公,考虑一下?!”

蹬着自行车的小安一路过去,就见码头平康坊这里的酒肆外头,到处都是招揽生意的杂役。

当然愿意出来拉客的杂役,一般都不是什么正经酒肆。

不过话又说回来,愿意来这里的人,一般对于正经酒肆,其实兴趣也不是特别大。

要的就是不正经、不正规、很混乱的那种酒肆!

“应该就是这里。”

小安心中默念着一串数字:三三七八。

然后就从码头平康坊的第三个入口进入,但后在第三个交叉路口右拐,在弄堂中找到了第七个院子,直接进入其中,然后在院子的第八门牌前停好了车子,然后上前敲了敲门。

“谁呀~~”

扭扭捏捏的声音传来,一会儿,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就见一个年岁最少四十岁的妇人,闪着一双桃花眼,喜出望外地打量着小安,“哟~~多俊的哥儿,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

说着,这妇人伸手就去拉小安,“来来来,我这里可是收拾的干干净净……”

“打听个事儿。”

小安侧过身,避开了妇人的拉扯,然后摸出了一枚银元,递给了她。

“嘁~没劲儿。”

妇人翻了个白眼,见不是来玩耍的,顿时扭着水蛇腰,双手交叉在胸前,转身往里头走,“进来吧……”

“递一个消息出去。”

进屋之后,小安站在那里直接开口道。

那妇人双手交叠,没好气地坐在椅子上,伸手拿起桌上的一包烟,抖了抖,就抖出来一根,叼在嘴里之后,也没有点燃,直接翻着白眼在那里说道:“递给谁啊?”

“成都路忠武军。”

“二十块。”

嚓。

很是不耐烦的妇人,擦燃了一根火柴,然后啵滋啵滋抽了两口,眯着眼睛没有正眼看小安,“要几天到?”

“一天。”

“再加一百。”

这妇人仿佛是随口那么一说,对金钱好像没有概念一样。

“先付一半。”

说着,小安手一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一只钱袋扔了出来,稳稳地落在桌上,而刚刚好,钱袋口子开了,哗啦啦滑出来十几枚银元,在光亮的照射下,很是抢眼。

瞥了一眼银元,妇人也没有多余的表情,显然是见惯不惯,吐了口烟,手肘顶着手背,“消息内容。”

“一句话。”小安也没有去看妇人,“人还活着。”

说罢,转身离开了房间。

等他走了之后,这妇人才骂骂咧咧起来:“多俊俏的小哥儿呀,不出来卖,可惜了。唉,真想玩玩……”

嘴上这么说着,又一扭一摆地拿起了桌上的钱袋,甩了甩之后,她便转到内屋,然后摇了摇铃铛,有个佝偻的老者过来,听命等候。

“去派个电报,成都府的,让那边给成都路忠武军递个消息,四个字:人还活着。”

“是,太太。”

老者微微点头,没有多问。

而小安离开之后,一路上发现这里的客人来路非常复杂,有些家伙,身上的纹身就差直接纹着“海贼”两个字。

包着头巾的水手们风格迥异,但从腰间的佩饰,还是能看得出来他们的船是在哪一片海域厮混。

“嗯?”

蹬着自行车准备返回,却看到一伙穿着得体,还戴着撲头的家伙,进入了一处临街酒肆。

这酒家很传统,楼上楼下的布局,可能还带着住宿,那一伙人进入其中,直接找了一楼临街的隔间,落座的时候虽然很平常,但一个个都在打量着四周,这种习惯,小安很熟悉。

那几人看到小安之后,目光仿佛是随意地别过,但这种些微的动作,还是刻意了一些。

没有理会,小安调转方向,蹬着自行车便走了。

只是他一走,那几人立刻拍了一块钱在桌上,然后换了一家酒肆,重新找了个临街的隔间坐下。

回到住处,纪天霞正在翻阅着《阁楼》的计划书,听到脚步声之后,他才问道:“办好了?”

“办好了。”

说罢,小安给纪天霞又倒了一杯茶,将茶壶放好之后,他才道,“纪先生,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乱党的人。”

“嗯?!”

纪天霞眉头微皱,“多少人?”

“六个,在平康坊。”

“难道刘亿平静这么久,就是为了他们?”

“纪先生,乱党回来杀龙港吗?”

“照理说是不会,沙赞、刘亿父子、钱镖兄弟,随便哪一个,背后的实力,都不会南海这边乱党可以抗衡的。但是,这是常理,有些时候,总会出些反常理的事情。”

说罢,纪天霞对小安道,“你去各大码头、港区、船厂看看,乱党要起事,离不开这些地方的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