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021 假痴不癫也要唬人

鲨鱼禅师2020-11-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某个穿越者前辈,是真的狗啊!

坐在车厢中,王角现在还是觉得无比感慨。

刚穿越那会儿,他看到这贞观三百年的皇唐天朝,便以为李世民是穿越者。

后来稍微了解一点信息,又以为杜如晦是穿越者。

再后来看了一些野史……

嗯,长孙无忌的儿子长孙冲,挺像穿越者的。

再后来?

李思摩?王万岁?李景仁?冯盎?

甚至连长乐公主李丽质,他都觉得像穿越者。

哪有公主自己独占一个都城的?!

淦!

而且去景教教堂的时候,仙风道骨的老神父们,都认为他可以努努力,争取考上隆庆宫大学。

这个隆庆宫大学的所在地,就是曾经的都城长安隆庆宫!

在找到张德这条狗以前,王角看谁都像穿越者。

太艹了!

真的,太艹了!

隐藏在了各种历史的细节之中,这他娘的就是个幕后黑手啊!

嘚嘚嘚嘚……

马蹄声不紧不慢,抵达一工学堂之后,车厢内汤云飞一只手伸在窗外,弹了弹烟灰:“王大郎,我就不进去了,在这里抽支烟。”

“哎,汤郎君稍等,我去去就来。”

屁颠屁颠跑去拿稿件,但他没有径直去员工宿舍,而是故意兜了一个大圈子。

一工学堂的学生基本没好鸟,就算有一两只漏网之鱼想要学好,但为了合群,也选择了不做好鸟。

应付这群渣滓,王角也是费尽了心思。

“王哥!”

路过一处天井,这里是个小型花坛,穿过一条走廊,能看到一处小卖部,小卖部除了文具用品,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卖。

包括《青春修炼手册》!

此刻,在小卖部的柜台外,学生们三五成群,有人正在吃汤粉,有人则是蹲在地上打弹珠,还有的则是在那里嘻嘻哈哈吹牛逼,畅怀大笑放浪形骸,手指之间还夹着一根烟,你一口我一口如是传递着,眼神中满是不屑和桀骜。

喊王角的时候,他们也是一个个眼神戏谑,并无什么尊重。

之前王角拿出《门房秦大郎》的时候,领头的几个,其实并没有打算掏钱,王角是建议他们从自己这里“批发”,然后再去自己年级“零售”,这才和平相处。

等听说王角跟金菊书屋股东陆龟蒙的私人秘书有来去之后,这群家伙才喊“王哥”喊得极为勤快。

“不用这么客气的啦,坚毅哥。”

王角腰间挂着一只钱袋,里头银元只有二十个,剩下的全部揣在怀里。

这只钱袋,是蓝彩仕之前给他的,对蓝彩仕来说没什么特别,但是上面一朵金菊刺绣,却是金菊书屋的标志。

在杀龙港,只要是在街面上混口饭吃的,都知道金菊书屋的招牌是什么样子。

而想要拿到这只钱袋,其实并不简单。

要么是在金菊书屋上班,要么,就是金菊书屋的客户。

不管是哪一种,对底层人来说,都不算简单。

一工学堂学生的家庭不算底层,但和杀龙港的真正权贵们相比,还是有差距的。

之前喊王角的人,是这群渣渣的学生头子,姓赖,名坚毅。

虽然只是一工学堂八年级的学生,但在九年级老生那里,也颇有面子。

因为除了家里有钱之外,赖坚毅家里是为数不多能够跟南海四大家族搭上关系的,具体到什么程度,王角没有细细打听,只是隐约听人说,应该是祖父给广州冯氏的一支做管家。

要印证很难,不过赖坚毅也的确是从广州转学过来的,在一工学堂,也只是猫了两年不到。

“王哥又去哪里发财啊?”

赖坚毅将手中的汤粉放下,摸出一条手巾擦了擦嘴,站起身来,随手从小卖部的柜台上拿了一串还在煮的鱼丸,然后递给了走过来的王角。

“要是真能发财就好了啊,我一个小保安,跑腿的命嘛。”

说着,接过了赖坚毅递过来的鱼丸,“多谢坚毅哥。”

“你也说了不要客气的嘛王哥。”

王角呵呵地憨笑起来,一口一个鱼丸,吃得很是利落爽快。

眼前这个家伙虽然才十六岁,却是个典型的人精。

而且身材长相极为有欺骗性,明明是个在一工学堂胡混的人渣,偏偏长得白白胖胖,像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肥肥。

瞄了一眼王角腰间的钱袋,那上面的金菊刺绣,让赖坚毅很是好奇,他故作随意地问道:“王哥,是不是去冰室街钓了妹崽啊?”

“钓妹崽?”王角一脸疑惑地指了指自己,然后冲赖坚毅的“小伙伴”们说道,“大家看看我这衰样,妹崽吃错药了找我?”

“哈哈哈哈……”

“王哥谦虚了啊。”

“王哥,人不靓无所谓的嘛,只要妹妹叫的声音大,一声更比一声浪,还有什么问题?”

“哈哈哈哈……”

一群人嘻嘻哈哈,王角也是无所谓,嘿嘿一笑,继续撸着鱼丸串。

赖坚毅也是笑了起来,胖胖的脸眉眼挤作一团:“没钓妹崽,那王哥你的钱包哪里来的?这么靓,总不能是自己绣的吧。”

“钱包?”

一脸疑惑的王角眨了眨眼,嘴里还嚼着鱼丸,然后问赖坚毅,“坚毅哥,什么钱包?”

“这个啦,你腰间挂着的。”

“这是钱包的吗?我给人跑腿,有个大佬送的啊。”

看上去仿佛才知道这是什么的王角,让赖坚毅顿时一顿羡慕,这个十六岁的肥肥小声提醒了一下王角:“王哥要收好啊,这是金菊书屋的标志。”

“啊?!”

王角赶紧将钱包扯了下来,然后塞到怀里,“蓝秘书给我的时候,也没说啊。”

“蓝秘书?”赖坚毅猛地一愣,顿时想起来是哪个,然后道,“大人物是这样的嘛王哥,以后注意就是。”

“多谢啊坚毅哥!”

连连点头的王角三口两口将鱼丸嚼烂咽下去,然后道,“还好没有弄丢,我叼,以后还是不带了。”

“没大事的王哥,以后小心啊。”

“多谢,多谢……”

“对了王哥,今天你不是调休么?怎么又返校?”

“还是跑腿啊。”

王角顿时抱怨起来,“我叼,都忘了!蓝秘书的师弟还在校门口等我,不聊了坚毅哥,下回再说,下回再说……”

一脸惊恐的王角,顿时扭头就跑。

“小心啊王哥!”

赖坚毅冲着王角挥手,眼神却是相当的震惊,“我叼,蓝秘书的师弟?!”

言罢,赖坚毅招了招手:“阿才,去校门口看看,有没有马车停着。”

“好啊,大佬。”

有个正蹲在地上玩玻璃弹珠的少年,立刻拍拍屁股起身,朝学校西门小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