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026 肥仔当自强

鲨鱼禅师2020-11-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坚毅哥,我在蓝秘书这里,也就是跑腿啊……”

王角一脸的抱歉,让赖坚毅也是相当的不好意思。

想他堂堂广州赖家的子弟,到了杀龙港这种地头,竟然要求一个杀鱼仔出身的保安帮忙?

可是他现在颇有点打肿脸充胖子的意思,赖坚毅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挺胖的。

噢,自己本来就是个肥仔啊。

“王哥。”

稍稍地整理了一下思路,赖坚毅拿起茶杯遮掩着自己的尴尬,然后小声道,“王哥,这样行不行?”

“坚毅哥你说。”

“如果,我是如果……如果蓝秘书或者汤相公那里有什么跑腿的事情,可、可不可以介绍一下?”

“啊?”

王角一愣,一副完全想不到赖坚毅会说出这种话的神情。

而赖坚毅也是更加的羞愧难当了,他如何不知道现在给蓝彩仕、汤云飞跑腿的,就是眼前这位杀鱼仔呢。

说出这样的话,不等于是砸了对方的饭碗?

“王哥,当我没说过!”

赖坚毅拿起茶杯,然后一脸歉意地说道,“以茶代酒,王哥,刚才得罪!”

“没没没,没关系的坚毅哥……”

见这肥仔还知道廉耻,甚至还要脸,王角心中也是不忍,算计这种小肥肥,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太过个屁啦!

王角顿时心中暗爽:嘿嘿,现在操作工、杂工、普工、业务员都有了,再去汤云飞那里忽悠两个退休雕版老师傅,还不是美滋滋?

从金菊书屋弄排版老师傅是没戏了,玩活字的高手,以他现在的层次,还没办法笼络。

但是雕版就一点问题都没有,金菊书屋可以说是拥有除了中央政府之外,最大规模的雕版印刷团队。

除此之外,金菊书屋还拥有最大规模的石板印刷团队,全国几百个港口,几乎都有他们的石板印刷厂,总雇工规模超二十万。

一个企业怼死几个国家完全不成问题。

只不过黄巢起家靠的是“精忠社”,江湖上的传言,都说他跟“保皇党”中的大佬又密切关系……

王角现在对现在这些传言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不知道这个黄巢和他记忆中的那个黄巢是不是一样,反正他以前在某个高级中学做保安的时候,可是听说黄巢是造反的,还是造唐朝的反。

精忠社?

你精你妈呢。

略作思量,王角心想赖坚毅现在才八年级,明年才是九年级到毕业季,自己还能混个一年多。

而这一年多,他等于说是白嫖一帮多多少少识字的普工……

更重要的是,这些普工还以为自己在赚零花,还挺高兴,还挺得意,还觉得这非常的社会。

哈哈。

王角顿时情不自禁露出了一个微笑,看得赖坚毅一愣:“王哥,你笑什么?”

“坚毅哥,我说过的嘛,只要我能帮,我一定帮!”

说着,王角也拿起茶杯,仿佛是下了大决心一般,端起茶杯冲赖坚毅一敬,“坚毅哥放心,明天我就去问问蓝秘书。人家大人物的嘛,随便手指缝里漏一点,总有!”

“王哥,我……”

“干了坚毅哥!”

“干……干了!”

赖坚毅一脸感动,小肥肥心中顿时暗忖,和王角比起来,那群天天围着自己转的跟班小弟们,都是盯着自己散财混吃混喝,哪里像王角,心地良善不说,还很讲义气!

“王哥,我赖坚毅对麦王爷发誓,今后要是……”

“来菜了,吃菜啊坚毅哥!”

王角麻溜儿地起身,从一步三扭腰的王宝珠那里,接过了一盘清蒸鱼:“谢啦宝珠姐。”

“听说角仔你朋友过来,我啊一早就去码头等着,为了几条鲷鱼,我差点被人推下海啊。”

仿佛在数落着王角,然而眉眼之间,竟是高兴。

毕竟,平常来这里吃饭的,都是穷酸、苦力,点个椰子饭就了不得了。

更厉害的,则是点一桶白饭,然后白嫖“宝珠椰子饭”这里的紫菜汤、海带汤。

王宝珠的生意经还是不错的,来她这里吃饭,汤汤水水从来都是免费。

反正海带都是从海边自己捡的,不要钱。

捡了又用粗盐腌渍,吃的时候再弄出来洗洗……

平日里做硬菜剩下的骨头,打碎了熬汤,滋味居然还不错。

唯有愿意出钱买贵一点饭食的食客,她才会用火腿,店里面从来都是大锅小锅两种汤。

“宝珠姐,辛苦辛苦。”

说着,王角摸出来一枚银元,塞到了王宝珠的手中,“这位是坚毅哥,广州来的贵客,客气点喽。”

“刚好包了一点苏州大馄饨,新鲜菜肉,角仔要不要来一盘?”

“多谢宝珠姐!”

“你慢慢吃,我去拿。”

赖坚毅背对着王角和王宝珠,假装在喝茶,实际上却偷偷地瞄了两眼王角和王宝珠的动作。

当他看到王角摸出一枚银元递给王宝珠,还交待王宝珠好好招待的时候,他真是感动极了。

等到王角坐下,赖坚毅顿时起身给王角倒茶,浅浅一层,然后他又冲王角敬茶:“王哥,以后在一工学堂,要是有什么人为难你,记得跟我说。”

“多谢坚毅哥照顾,多谢……”

王角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让赖坚毅以为他是不信,于是一脸严肃道:“王哥,你可能不信我赖坚毅现在说的话,毕竟来一工学堂的,都是家里人憎狗厌的废柴米虫。不过王哥可以看将来,看我赖坚毅,是不是这样说,又是这样做的!”

说罢,小肥肥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坚毅哥,吃菜,吃菜……”

见这肥仔越来越上路,王角暗爽,自己今后继续在一工学堂当保安,至少大部分时候,算是太平无事的。

有事儿没事儿,就把“坚毅哥”挂在嘴上,谁会来为难他?

吃饱喝足之后,又将小肥肥送回了一工学堂,王角这才去街边买了两份招牌烧鹅,然后跑金菊书屋打着汤云飞的名义,跟几个和气待人的老员工一起拉家常。

此时汤云飞还在忙,等忙完之后出来,就看到王角一口一个“阿叔”“老伯”,跟几个老工人聊得极为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