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036 萧温小姐姐

鲨鱼禅师2020-11-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管你是刘亿还是耶律阿保机,我赚我的钱,又不杀人放火,怕毛?”

王角心想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听说历史书上的“大人物”,一百多岁的黄巢,七十多岁的朱温,再来一个耶律阿保机,很合理,很符合逻辑。

在蓝彩仕这里没有逗留,毕竟之前《少妇董洁》被汤云飞搂过去,蓝彩仕多少有一点点的肉痛。

其实王角一开始还纳闷,这货明明也算是广西地头蛇蓝家的嫡系,跟的老板又是“甫里先生”陆龟蒙,怎么看都不像是缺钱的主儿。

可这货就是没有利用手中的关系、权力,去巧取豪夺,反正只要是败人品的搂钱方式,蓝彩仕还真就没有去做,且连念头都没有动过。

通过《门房秦大郎》赚来的每一个铜板,那都是干干净净的,谁也挑不出刺来。

现在王角终于明白过来,这货是打算走仕途,而且是蓄谋已久的。

在杀龙港的开销,除了少部分沾了金菊书屋或者陆龟蒙的便宜,但大部分,都是蓝彩仕自掏腰包。

这些钱,都是每一份《门房秦大郎》卖出之后的收入。

更让王角佩服的是,这货在《门房秦大郎》一事上,相对还是比较干净的。

最多就是局限在金菊书屋内部,知道这个本子是蓝彩仕弄来的,可传说出去,还真是没人知道运作《门房秦大郎》的幕后出品人,其实是他蓝彩仕。

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淦。

现在一想起这个,王角就觉得蓝彩仕简直就是“风流薮泽之地”的清倌人,卖艺不卖身么。

可卖艺不卖身,照样把搞费……不是,稿费给挣了!

牛逼!

“还好老子低调……”

也就是自己“返老还童”了,要不然,还真是糊弄不住这货。

能给陆龟蒙这样的“大佬”做私人秘书,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啊。

离开沙县大酒店的时候,王角又跟前台大姐来了一通商业互吹,吹得这位杜大姐美滋滋的,同时也从杜大姐的口中得知,新来的前台小姐姐,居然是全家老小一起跟着新来的杀龙港总警长来的。

小姐姐的胸牌上,只有一个萧字,但是很快杜大姐跟自家小老弟王角,就把各种底细说了个一清二楚。

小姐姐叫萧温,家里跟辽东老刘家是几代人的交情,据说是通家之好,更有金兰之谊。

小姐姐今年十七岁。

小姐姐三围分别是九二,六零,八八。

小姐姐还没有嫁人,且没有定亲,也没有男朋友。

小姐姐虽然是北方人,但喜欢吃海鲜,尤其是螃蟹。

小姐姐现在家里的情况不太好,多少有点全家寄人篱下的意味,所以想早点出来上班赚钱,为家里减轻负担。

小姐姐很漂亮。

王角感觉自己也没收集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大概是杜大姐叽里呱啦说得太快太激烈,以至于自己现在还有点耳鸣……

“唉,好像把漂亮小姐姐抢回家啊。”

抄着手压马路的王角抬头看了看天,月亮很圆,很大,很白,像小姐姐……

月色真美。

“大佬!今天抓到的‘小管’只要五文一只啊!一起来白灼啊!”

“……”

猛地被人喊了一嗓子,吓得王角一哆嗦,差点就尿了。

扭头一看,拎着小桶的黑金,在马路对过正咧嘴傻笑,还扬了扬手中的小桶,“大佬,抓了几十只啊,回档口白灼啊!”

“白灼白灼,我白尼玛个头!要吃你自己吃啊!白灼,你怎么不吃白浊——”

原本美好且甜蜜且是粉红色的心情,瞬间变成了一片白浊,然后又被“小管”这种墨鱼喷了一脸的墨汁。

淦!

“大佬,是不是我又说错了什么啊?”

黑金有点忐忑,他也就是路过,然后正好看到王角,他今天去钓“小管”,本就是打算等王角回去一起吃的。

“黑窝仔,以后说话看人脸色啊,没看到我心情正愉悦吗?”

“啊?”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摆摆手,王角瞥了一眼小桶中的“小管”,顿时叫道:“叼,这么多?!”

“今天非凡哥带我送报纸去船上嘛,船东很高兴,就让我们钓‘小管’,开了油灯,到处都是‘小管’……”

说起这个,黑金还是兴奋无比,以前他想上船,根本没机会,他老妈一早就说过的,敢上船就打断腿。

原因嘛,很简单,因为曾经有个说“有缘再会”的读书人,就是在船上跟码头上的人这么喊的。

然后这个读书人,上船之后,就几十年没下船……

宝珠姐表示她巴不得天底下的读书人,有一个算一个,上船就沉船。

你不是上船么?上啊,上一辈子,一辈子跟船睡,不知多幸福!

“呐,下不为例。你老母养你这个废柴不容易,对你期望也不高,也没说让你一定要大富大贵成国家栋梁。但你起码答应过你老母的事情,要做到。”

“大佬……”

“上船能让你赚十块钱还是能讨老婆?惹你老母生气,何必呢?”

“是,我知错了大佬。”

黑金点点头,然后又有些扭捏地看着王角,王角不耐烦地扬了扬下巴:“有话就说喽,吞吞吐吐的。”

“今天上船,赚了不止十块啊大佬,赚了二十块。”

“……”

啪!

抬手就是给黑金脑袋上一巴掌,气不打一处来么。

“顶嘴!顶嘴!顶嘴是不是?!”

“没有啊大佬,实话实说嘛,非凡哥现在说了,以后他就是狗,大佬你是老板。”

“……”

真心无语,王角寻思着这两个家伙,都是奇葩啊。

“对了还有啊。”

黑金说着,抬起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后脑勺,然后咧嘴一笑,“大佬,上船真的能讨老婆啊。船东说我有福相,想把小女儿送给我。”

“……”

深吸一口气,王角抬头望天,月亮还是那么圆,那么大,那么白,像小姐姐……

月色真美!

月色真美!

月色真美!

美尼玛呢,老子是猴子捞月望梅止渴,人“黑窝仔”已经白捡妹子当老婆了啊!

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