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037 低配良人

鲨鱼禅师2020-11-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尽管自己有着非常复杂且不为人知的过去,但宝珠姐还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多子多孙。

至于别人家的儿子……

呵呵,生儿不是福,长大来分屋。

自己儿子不知多孝顺多听话,当然应该多生儿子多养孙。

从某个奇葩的角度来看,宝珠姐其实也挺有野心的,这要是黑金一直生下去,别人家天天闹分房,可不是他们家最发达?

“送你一个女儿当老婆?是不是真的啊?”

路上两人一边走一边聊,黑金听到老大问他,竟是一脸的傲然:“当然是真的啊,船东说我年少有为,十几岁出来开档口,几十岁肯定开酒楼,女儿跟我肯定穿金戴银不愁吃不愁喝。”

美滋滋的黑金越说越让王角来气,抬手又是一巴掌:“叼毛就这样认了?”

“嘿嘿,大佬,我也说了嘛,档口是大佬帮忙开的。非凡哥也在,非凡哥可以作证啊。”

“李富贵这个扑街呢?”

“非凡哥说有个二手三轮车想买下来,加个雨棚,将来下雨也能送货。”

“二手的也要几十块吧?他哪来的钱?”

“冰室街有个妹崽借给他的。”

“艹!”

王角寻思着,是不是自己的姓名有问题,这王字上面再加个点儿,是不是会好一点呢。

现在这种状况,有点不适应啊。

这都是什么鬼?!

一个个都要脱单?!

法律允许了吗?!

允许。

这法律真垃圾。

“对了大佬,阿母的朋友来咱们档口看过了,有几个也想过来帮忙,我还没有答应,跟他们说要先问过大佬。”

“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现在缺人手,一个几块钱招一个人工跑腿派报,就招喽。既然是宝珠姐朋友家的,就算是自己人,这个人情,你要自己拿着。”

“是不是以后他们见了我,都要客气一点啊。”

“这不是废话吗?”

黑金挠挠头,他知道一点道理,但总觉得怪怪的。

不过老大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王角算过一笔账的,现在他最缺的,就是这种跑腿的人手,因为金菊书屋不可能借给他,而一工学堂那些人渣,除了九年级毕业的还能到处溜达,剩下的都是靠自己的门路在赚点零花。

风里来雨里去这种事情,有个两三回了不得了,他们又不是穷要饭的家庭,在杀龙港,都是“中产阶级”家庭,能够多一笔零花,这就是上限。

所以拉一票人手,这是必须的。

只是拉人也不能乱拉,因为杀龙港之前社团林立,“忠字头”“义字头”遍地都是,有的更是互相之间仇杀多年,拉人做事安排不到位,来几场火并,简直是跟吃饭喝水一样常见。

因此大多数立了门户的地方士绅,假如要招聘人手,往往都是从老家拉人,又或者就是招聘的时候,专门点明,鄙处要的是良人。

良人,就是正经人家。

而混各种字头的,基本都是社会的最底层,且不算良人。

加上中央政府当年专门针对过这些海外游侠组织,各种花样的禁令都出现过。

除了针对海盗的“禁炮令”之外,还有针对游侠的“禁刀令”。

前者至今还是高压执行,后者则是宽松了许多,不过宽松的原因,跟安全部的成立有关,下属的警察总署,在原先的天下十道置分署。

等道府改省之后,又称警察厅,地方驻军缩编之后,一部分人员,就是流入到了警察厅中去。

安全部有了足够的人手之后,对付地方上的游侠组织,就轻松得多。

暴力,要说专业,还是得看暴力机关。

有了警察机构,也就不用担心游侠组织玩得太过火,形成把持地方政经的尾大不掉巨头组织。

也因为“忠字头”“义字头”,都是被政府打压的存在,所以一般普通老百姓,对各种“字头”,内心其实也是鄙视的。

只不过大部分时候,底层为了生存,迫不得已,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思,也会选择一个“字头”挂名。

但这样的行为,基本上就是宣布跟大多数正行说再见。

别看王角之前只是在“宝珠椰子饭”那里杀鱼,但他在政府的小本本上,就是货真价实的良人。

固然比不上几百年前的良家子,但和那些江湖上混口饭吃的相比,已经是纯良得不能再纯良。

现在王角带着黑金自己开档口,自然不会坏了自己的招牌。

人设是需要时间和精力去维持的,有时候维持一个人设,大概率就是几十年如一日,然后一辈子就这么个人设,嗝屁之后,盖棺定论,便是照着这个人设来读一下过往。

“什么人什么来头,都要问清楚的,听到没?”

“放心吧大佬,阿母的朋友,都是普通人家来的。”

“嗯,多招点人也没关系,你老母档口一个新手杀鱼仔,一个月才开一个大花边。可以先介绍去你老母那里杀鱼嘛,把李富贵的那两个跟班先换出来。”

“细眼仔和田鸡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把他们换出来啊?”

黑金一脸疑惑,没搞懂老大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你是不是傻啊,宝珠姐朋友的儿子或者侄儿,去宝珠姐那里一个月赚一块钱,天天杀鱼,你说累不累苦不苦还想不想干?”

“不想?”

“不想就对啦!”

王角扬了扬头,“然后你给他们开三块钱一个月,你说他们会怎么想?”

“肯定拿三块钱啊。”

“对啊,你也知道拿三块钱对不对?他们也知道的啊!”

“咦?对哦。”

一脸欣喜的黑金顿时恍然大悟,“大佬,这样他们肯定对我们很感激啊。”

“黑窝仔。”王角拍了拍黑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有些话呢,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要说出来。很伤人的,知不知道?”

“哦。”

黑金点了点头,带着点疑惑,但好像又懂了一点点。

回到了派发《花季雨季》的档口,生了煤炉架上锅,又塞了两根竹筒饭,刚好外头传来了嘎吱嘎吱声,出门看去,便见李非凡骑着个三轮车,乐得眉飞色舞,而三轮车后头,坐着两个冰室街的小妮,正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好爽啊非凡哥~~”

“艹……”

王角顿时觉得,手上碗里的白灼“小管”,不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