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065 这穿越者前辈肯定吃不起大闸蟹

鲨鱼禅师2020-11-2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美味蟹堡上桌的时候,王角吃一口就感动了。

不感动不行啊,淦,咬下去竟然满口的蟹肉,这谁扛得住?!

太香了!

和西泉州那边喜欢吃虾,杀龙港这里,吃螃蟹更多一些。

青蟹的个头都是大得离谱,普遍都是在两斤以上,两斤以下的都懒得弄,实在是太多了。

哪怕是最繁忙的东港码头,在红树林一带,都有大量的锯缘青蟹,一百多年前的防波堤修建之后,陆续又填海了一部分,最终防波堤变成了海岸线,然后再向外修建防波堤,一路过去,类似马齿苋一样的海菜随处可见,而这些陆生海菜之间,多有螃蟹洞穴。

红树林、海菜地、港口码头、防波堤,一天两次潮水,总能有收获。

又因为运输不易,海鲜除了可以长期保存的品种,基本价格都不高。

杀龙港一只三斤的老蟹,还不如二指粗的一条猪肉来得贵。

“以前在沧州,也吃螃蟹,只是爹好面子,海蟹也只能偷偷吃。”

“海蟹更大肉更多,干嘛偷偷吃?”

王角寻思着,这是什么脑回路?

“蟹黄。”

“蟹黄怎么了?”

“大郎不知么?”见王角不似作伪,是真的不知道,萧温顿时喜上眉梢,咬了一口蟹堡之后,连忙给王角解释,“海蟹的蟹黄,熟了之后,好吃是好吃,可是吃多了会发腻。河蟹便不会如此,只是河蟹驳杂,河北的河蟹,是不如河南的,所以在沧州,河南的蟹,要贵上许多……”

“……”

这不是有病么?!

海蟹蟹黄吃多了腻,你完全可以不多吃啊,这是什么狗屁脑回路。

“大郎是觉得奇怪么?”

“嗯。”

咬了一口蟹堡,蟹肉一丝一丝的,洁白如雪,其中似乎又有一些黄油,再加上新鲜的莴苣叶,口感更是多了层次。

最惊艳的是,这蟹堡之中,还加了一些椰丝,并非是椰蓉那种,而是为了熬椰子油时候,类似油渣一样的东西。

在椰丝快要焦,却还是没有焦的时候,迅速捞出来沥干椰油,然后冷却之后储藏起来,这样的椰丝,夹着鱼排吃也挺好吃的。

以前给王宝珠杀鱼的时候,王角天天吃这个也吃不腻。

只是这手艺很考究,火候差一点就完蛋,要么发苦,要么感觉吃了一口锅灰。

宝珠姐的椰子饭牛逼,那真不是吹出来的,最不值钱的椰子,被她玩出了很多种花样。

类似椰蓉木薯饭这种纯粹填饱肚子用的杂粮饭,她也做得很好。

为了养活黑金,她想了很多办法,熬椰油卖给左邻右舍,卖椰丝给饭店,做椰蓉饼、椰子饭在码头叫卖,十几年如一日,这才有了现在的尺寸之地。

又嚼了一口蟹堡,王角更是觉得味道不错,甚至觉得口味真是太熟悉了一些,忽地想起来,宝珠姐时常说卖椰丝给大饭店,搞不好这家“琅琊馍店”,就是其中的一家客户。

“要说螃蟹,自然是海蟹大,河蟹小。只是这世上的事情,贵贱不以大小,全是物凭人贵,听说这河蟹之中,举凡金品,便有多种说法,不过大抵上,都是张子的喜好罢了……”

“等等,娘子说的张子,是那个张子吧?”

“这世上,还有哪个张子么?”

“……”

淦!

王角顿时觉得手中的蟹堡突然不香了,你说你穿越就穿越,你对饮食下手干啥?大螃蟹招你惹你了?不会是穿越前大闸蟹吃不起,所以专门恶心恶心后人的吧。

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张子喜食河蟹,世人皆知。更有传言,张子亦好蛟龙,武汉有个地方,似是叫个杀蛟什么的,便是如此。”

“蛟龙……鳄鱼?”

“嗯。”

“可能张子以前喜欢吃剁椒鱼头,对鱼头要求比较高吧。”

嗤!

掩嘴笑出声的小姐姐,眼神微嗔,无奈地看了一眼王角。

“嘿嘿……”

王角笑了笑,正好又陆续上了一些菜,常见的虾蟹,此时都非常的廉价,只是贵贱有别,码头上吃个消遣,无非也就是煮了蒸了如是而已。

但在高门之中,总计是花样要多上不少。

盐焗、炭烤不一而足,烩饭、熬汤时有变化。

所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终究还是看人,苦哈哈的求个温饱即可,哪有那个闲工夫去琢磨什么精细。

如是想着,王角突然一愣,这么说来,宝珠姐还真是个异类奇葩啊。

难怪会被某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土大款给看上,还生了个儿子。

只是王角也觉得纳闷,这土大款给黑金留了宝石樱桃,值钱货你倒是说啊,又不说,就留着,那有个屁的意义?

不过转念一想,宝石樱桃貌似还真不怎么好脱手,在杀龙港这里,富户炫富多半就是给真正的权贵显露一下实力、能力,这样才有机会比权贵看中,然后拉进圈子熬上一代人。

下一代,不说直接飞天,那起码算是真正的地头蛇了。

“今天看到大郎的车,我差点以为大郎要去做警察呢。”

细嚼慢咽的小姐姐,仿佛是在找着话题,这种温润体贴的内秀性子,不着痕迹,却很见水平。

难怪有个大混子一般的老爹,还能这么稳。

“我倒是想做警察,可惜不收啊。”说着,王角鼓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娘子别看我才十八,那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

嗤嗤直笑的萧温轻声道:“还是不要去行险的好,最近我姑父一直在抓‘缥缈苍龙’,听说这伙贼人,已经混入岛内,可真是麻烦。”

耶律阿保机亲自出马,结果一群海贼都没搞定?!

而且还让海贼的同伙,进入了岛内?

这还行不行了啊!

“话说这个‘缥缈苍龙’,都炮决、斩立决不知道多少回了,怎么还有‘缥缈苍龙’冒出来啊。”

“他是苍龙道最有名的海寇,想必都是想借用他的名头,也好震慑旁人。”

萧温说罢,提醒了一下王角,“我来的时候,路过交州,已经有贼人敢去劫法场。大郎以后还是不要去看炮决之类的好。”

“我听娘子的……”

此言一出,萧温顿时又好似粉面桃花,略微瞪了一眼王角,连忙低头继续吃着美味蟹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