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第二十五章 团扇歌

李子谢谢2021-07-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王文直的羞涩成功惹来太子殿下一阵哈哈大笑。

凌烟阁旁一座居高临下的亭子里也传出一阵笑声。

年轻女孩子清脆的笑声如银铃随风送来,王文直和楚坤不由自主扭头看上去,但见高亭里一个绿色衣裳的女孩子正手执团扇指着他们的方向,笑得前仰后合,甚是恣意不羁,隐隐约约还有她的语声:“那家伙可真好玩,一个大男人居然会害臊,哈哈哈哈——”

王文直闻声色变,楚坤也敛容收色,咳咳两声,拉了王文直走进凌烟阁去。

“要不,怎么说你俩是冤家呢?”楚坤这话也不知是奚落还是安慰,听在王文直耳朵里,就当他是嘲笑了。

王文直有些恼:“太子殿下何必取笑微臣?”

楚坤拿手摸摸鼻子,稍微收敛些自己的笑意,认认真真开导道:“小十七嘛,她的性子你我还不知吗?她就是个调皮捣蛋的,父皇带头宽宥她,宠溺她,宫里谁人不纵容她?你被她捉弄这么久,还没习惯啊?”

想从前,王文直吃了多少楚明珠的亏?他一个人人赞誉的长安第一才子,多少贵女佳丽的梦中情人,偏偏被十七公主楚明珠当作一根草,各种欺侮、霸凌,导致王文直一见到楚明珠就会犯怵,常常楚明珠还没干嘛,王文直已经落荒而逃了。

如果他的追求者们知道他在楚明珠面前是这样的待遇,长安城里一定会多更多楚明珠的骂名。

“今日,她不过是笑你一顿,比起从前那些花招,实在算不得什么,你就不要和她计较了。”楚坤拍拍王文直的肩膀。

王文直拱手道:“殿下言重了,微臣怎敢与公主殿下计较?公主殿下还是小孩子天性,微臣理解的。”

“本宫觉得你未必理解,”楚坤突然露出很玩味的表情,说道,“依我看,小十七捉弄你,并不是她讨厌你,而是对你有意思哦!”

太子殿下的论调让王文直一时愕然。

楚坤却兀自继续分析道:“有一种顽童呢,他喜欢一个人,却不懂得如何跟他相处,于是他就捉弄她,甚至打她,为的就是引起她的注意,小十七就是这种顽童心思。”

所以,太子殿下对顽童心理如此了解,莫非这顽童就是小时候的自己?

王文直想到这里猛然被自己吓了一跳,真是大逆不道,这种话也敢说?并没有说,只是心里头想想而已。

王文直居然自己被自己吓到,不由又觉得好笑。

见王文直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笑意,楚坤就把手搭在他肩上,得意道:“你也觉得本宫所言极是,是不是?”

王文直回神,忙从楚坤身旁退开拱手道:“殿下说笑了,十七公主怎么可能对微臣有意思呢?”

见王文直诚惶诚恐,甚是可怜的样子,楚坤摇了摇头,笑道:“也是,小十七那种性子,如果喜欢一个人,那比她欺负你还要可怕,与其让她喜欢你,还不如让她打你一顿省心。”

哪有把自家妹子说成这样的?

王文直低头兀自皱眉。

楚坤抛开这个话题,左右看了看,不见太子太师,便招呼王文直先去温书,太子太师素来严苛,昨日就预告了今天这堂课的内容,要与他二人论刑狱之重、经邦之要,太子虽有准备,但觉不充分,要与王文直先过几招。

太子太师此刻正站在凌烟阁旁的高亭外,注视着高亭内的女孩子——

那着绿衣的女孩子花枝乱颤乱笑一气之后,突然一凛,将手中的团扇在如意纹汉白玉石桌上拍了拍,说道:“古代人什么毛病,这才开春,天还冰着呢,就用上扇子了?”

“殿下,宫扇除了用来扇风,还可以用来……”小宫女灵芝伸出细白手掌掩在自己嘴巴上。

“哦——”赵采玉拉长尾音,眯眯笑着将扇面勾住灵芝的下巴,赞一句:“小机灵鬼!”

“多谢殿下夸赞。”小宫女对于赵采玉的褒奖之词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习以为常,并配合地表现出娇羞激动。

主慈婢孝,美好社会一派和谐,赵采玉十分满意。

“小机灵鬼,本宫问你,刚才那会害臊的公子何许人也?”赵采玉得了灵芝提醒,十分自然将宫扇遮住了半张脸。

灵芝这才想起之前和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四人,以及许绍烨一起陪公主殿下认的都是皇室的亲眷们,这王大公子不是皇室中人,就没有准备他的画像,所以公主此刻也就不认得他。

不认得,不记得,倒是王大公子的幸运了。

灵芝在心里替王文直庆幸,今日公主不过笑他几声也就过了,要是往常,定是不依不饶,哪肯干休的?

“这位公子的身份有那么难以启齿吗?”见灵芝半晌没有开腔,赵采玉好奇道。

印象中,唐朝那位承乾太子是有过男宠的,他曾宠幸过一名“美姿容,善歌舞“的太常乐人,并给他取名:称心。太宗皇帝为此大怒,杀死称心。太子殿下悲伤欲绝,在东宫为称心树冢立碑,并赠予官职,还让宫人日夜祭奠,自己则常常思念称心难以自拔,痛哭流涕。也因为这事与太宗皇帝产生了很深的隔阂。

这架空的大周虽没出现在史书上,却与唐朝人事如出一辙,所以这楚坤太子自然对应的就是李承乾,那么被他那么亲昵牵手并行的男子莫非是他的男宠?

听赵采玉说出“男宠”二字,灵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如果王大公子知道自己竟然被十七公主误认为是太子殿下的男宠,想必要比被十七公主打一顿还要憋屈吧?

所以公主殿下虽然患了离魂症,不记得以前的人和事了,可是这埋汰王大公子的功力可是有增无减哪!

“当然不是了,殿下,那……”灵芝刚想替王文直正名,太子太师就走了进来。

“十七殿下。”太子太师拱了拱手。

突然走进来一位长者,赵采玉立即从汉白玉石椅上站起来,礼貌地点点头,一边用小眼神向灵芝求助。

这太子太师也不是皇室中人,遂当初也没为公主殿下准备他的画像。

“殿下,他是太子太师。”灵芝附在赵采玉耳边临时补课。

“微臣名唤夏兰桂,是太子殿下的老师,也是十七殿下你的老师。”太子太师夏兰桂倒是大大方方报出家门,只是一脸严肃。

我擦!她的初中化学老师也叫夏!兰!桂!

“兰和桂,二者皆有异香,常用以比喻美才盛德或君子贤人,还有‘兰桂齐芳’,说的是子孙显贵发达的,老师取的好名字啊!”赵采玉津津有味说来,满面笑容可掬。

夏兰桂闻言,脸上微微讶异,此时的感受只有那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方可形容了。

赵采玉将夏兰桂的微微异样看在眼里,一边用扇子挡住了已经满出唇边的小得意:嗯,她就是那个语文怎么考都年段第一的尖子生。

“臣闻十七殿下最近身子抱恙,今日所见,殿下精神焕发,想来身体已无恙,不如现在就跟微臣去上课吧!”

“夏大人,我家殿下她的离魂症……”

灵芝刚想替赵采玉推脱,夏兰桂就板着脸说道:“公主殿下只是失忆,又不是变傻。”

“对对对,真是万幸,本宫虽然摔伤了头部,但没有变傻,聪明着呢!”赵采玉用手中宫扇点了点灵芝。

夏兰桂听着赵采玉的话,目光落在她手上上下晃动的宫扇上,那宫扇扇面是长圆形的,洁白的丝娟上画着精巧雅致的桃花,与赵采玉清丽容颜相映成趣。

夏兰桂便说道:“既然公主殿下称自己没有变傻,不如微臣考考殿下,就以这团扇为题,作诗一首如何?”

“团扇复团扇,奉君清暑殿。秋风入庭树,从此不相见。上有乘鸾女,苍苍虫网遍。明年入怀袖,别是机中练。”刘诗豪的一首《团扇歌》,赵采玉脱口而出。

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这就是古诗词储备量多的好处,关键时刻张口就来。

刘诗豪生在中唐时期,而今上尚在,此时的刘诗豪连受精卵都不是呢!所以此刻由她口里念出来的《团扇歌》就是原创。

赵采玉一边等待着老师大人的夸奖,一边在心里说道:禹锡大哥谢了哈!如果我能活到你出生,到时候付你版权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