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第五十六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

李子谢谢2021-07-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寝殿内,黄剑勋抬起自己的衣袖,衣裳的袖子已经湿透了,他抚摸着那湿漉漉的袖子,眼前浮现赵采玉的面容,好一阵怔忡。

梨花带雨的采玉小姐,巧笑倩兮的采玉小姐,娇蛮无赖的采玉小姐……

黄剑勋一时呆呆,心绪复杂,不知该作何感想。

这一切,就像做梦,如此不真实,他环顾寝殿四周,而他身陷金丝雀笼,的确是真的。

采玉小姐的眼泪啊……

他摸着那湿漉漉的袖子,一声叹息。

正解了衣扣,要脱下衣裳,才露了个美背,寝殿的门就被推开,赵采玉就冲了进来,犹如一阵风扑在他背上。

顿时,他的背部湿热一片,采玉小姐的眼泪荼毒他的衣袖后又来荼毒他的背。

好吧,他真的是辣椒来投胎的,又让采玉小姐辣眼睛了。

赵采玉从背后抱着他,把脸埋在他背上,呜呜咽咽哭着。听着那哭声,悲悲切切,万箭穿心般,黄剑勋眉头蹙紧了,他是个演员,风花雪月郎情妾意演得多了,怎么可能分辨不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这采玉公主竟然对他用情如此之深,这让黄演员暗暗吃惊,不知道他们何处缘起因何缘起,这一场痴恋总觉莫名其妙,像是空穴来风。

黄剑勋转过身来,一边快速拉上衣裳,一边对抽泣的赵采玉说道:“采玉小姐,先避一避,我换一件衣裳来陪你说话。”

黄剑勋换好干净衣裳走出寝殿,见赵采玉正站在园子一棵美人蕉旁,那美人蕉亭亭玉立,开着鲜红娇艳的花朵,热烈浓艳的花色更衬得赵采玉面色有些苍白。

那苍白的面颊上,泪痕斑斑。

黄剑勋走过去,将一方雪白的帕子递到赵采玉跟前来,赵采玉一时没有接过,黄剑勋便直接用那帕子替赵采玉擦去眼泪。

避开了少女炽烈痴迷的目光,黄剑勋攥着那方被泪水沾湿的帕子,扭头去看盛放的美人蕉,赵采玉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向那美人蕉,只听黄剑勋问道:“采玉小姐,知道美人蕉的传说吗?”

啊,不知道,此刻好想念百度,天文地理应有尽有。

“传说美人蕉是由佛祖脚趾所流出的血变成的,它能于酷热的天气中盛开,让人感受到它强烈的生存意志,预示着美好的未来。”

黄演员好生博学多才也!

花痴仰视着她家黄演员,几乎要流下口水来。

黄演员突然转过头来,赵采玉一怔,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挤了个假笑化解尴尬。

黄演员说道:“采玉小姐,你当真那么喜欢我吗?”

黄剑勋你是猪头啊?这还用问吗?

赵采玉抿唇点了下头。

某漂亮的猪头又问了第二个问题:“采玉小姐,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轻轻柔柔的女孩子的声音,柔肠婉转。

黄剑勋扭头看赵采玉,隽永文秀,又眼神坚定,说道:“采玉小姐,我是个伶人,平日里不乏追捧的人,你与那些追捧我的夫人贵女们,有什么不同?采玉小姐,你真的搞清楚你对我的喜欢和她们……”

黄剑勋还没说完的话被一吻封缄。

只见赵采玉上前一步,踮起脚尖,两片唇就印在了他的唇上——

犹若被小小的火苗灼烫,细细密密,丝丝缕缕,心底里有微微的发疼传出——

黄剑勋整个人是紧绷的,而赵采玉已经退开了。

那苍白的小脸飞起了两抹红云,呼吸也变得急促,心跳也不规律了。

“欧巴,如此这般,你还要质疑我吗?”少女的目光水波粼粼,有执着有受伤,情绪也有些激动,“我和那些追捧你的夫人小姐是否一样,过去你不明白,那现在呢?现在你明白了吗?我和她们不一样,她们痴你的戏,我痴你的戏,更痴你这个人……”

其实对于黄演员来说,痴他的戏让他更有成就感。

“其实,她们也……痴我的人的。”某位黄演员脸不红心不跳实话实说。

赵采玉:“……”

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欧巴大人啊!

“从今往后,你从头到脚,每一根手指头,每一根头发丝都是我的,她们痴你的戏还是痴你的人,这辈子都是痴心妄想,你是我的!”赵采玉近乎发狠说完,上前又揪住黄演员的衣襟,踮起脚尖吻了黄演员香唇一下,这次因为是宣誓主权,下嘴那叫一个稳准狠。

赵采玉已经从六皇子宫里夺门而逃,那慌不择路的背影让黄剑勋心头有些怪怪的感觉。他抿了抿自己的唇,上面有采玉小姐的味道。

他的初吻啊!

黄演员忍不住又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唇。

啊,这个采玉小姐,真的好过分啊!人家的初吻好吗?怎么可以这么简单粗暴草草了事,太敷衍了!说好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呢?

黄剑勋正心绪沉浮兀自发着呆,就见六皇子楚英嘴里喊着“明珠”走进来,见到他,便问道:“明珠呢?”

黄剑勋不明所以,明珠是谁,他又不认识,干嘛问他?

这个唱戏的,和别的唱戏的不太一样,这个唱戏的性格有点轴。因为黄剑勋住在六皇子宫里,六皇子对黄剑勋有自己的判断。

“十七公主呢?”楚英没好气问道。

黄剑勋皱了皱眉头:“十七公主殿下的名字叫明珠?”

“楚明珠,长安城里谁不知道十七公主的名讳?你们戏班是来长安城搭台唱戏时间不久吗?”楚英对于黄剑勋的木讷有些服气,他十七妹臭名远扬的程度,几乎和他齐名,这唱戏的竟然不知道。

听了楚英的话,黄剑勋却是目光一闪:十七公主楚明珠,为何让他喊她“采玉小姐”呢?

第二日,当赵采玉又大驾光临六皇子寝宫,黄剑勋于二人世界时问出心中疑惑,赵采玉嘿嘿一笑,说道:“本宫是天下人的明珠公主,却是你一人的采玉小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黄演员不解。

“意味着本宫是个专一的人,本宫只对你一人情有独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与月。”

若是之前,黄演员大抵要在心里怼一句:信你个鬼啊!

但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听着赵采玉的话,心里竟然有些甜。尤其是看着采玉小嘴一张樱桃小嘴巴拉巴拉,他不免就要想到昨日的两个香吻,两颊不由灼烧起来。

“那个,采玉小姐,你今天不准备哭了吗?”黄剑勋将自己的一只袖子伸了过来。

“我昨日已经得到圆满,不但嫖了欧巴的美背,还嫖了欧巴的香唇,为何还要哭?”

黄剑勋默默收回自己的袖子,哎呀,他今天在袖子上特意抹了些蜂蜜,就想着等采玉小姐拉他袖子擦眼泪的时候,蜜能糊她一小脸。

没想到……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黄剑勋撇了撇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