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第五十七章 江流儿

李子谢谢2021-07-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天六皇子寝宫的园子里发生了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某袖子抹了蜂蜜的男演员使坏不成,还被采玉小姐拉到屋外一起赏花,香香的蜂蜜引来了蜜蜂,一时嗡嗡嗡一大波蜜蜂追着二人乱飞,到最后,采玉小姐毫发无损,某男演员脸上手臂上都被蛰了几个大包。

寝殿内,赵采玉一边给黄剑勋上药,一边嘲笑道:“怪不得突然那么好心,主动伸袖子要给我擦眼泪呢!原来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你看看现在,现世报了吧?你这就叫nozuonodie啊!”

“你说什么?”原本不服气不乐意但也没犟嘴的黄剑勋同学听到赵采玉嘴里那稀奇的英语,抬了抬眼睛。

“就是自作孽不可活!”赵采玉正给黄剑勋额头的大包上药,突然想到黄剑勋袖子抹蜜是为了捉弄她,就好一阵恼火,加重力道按在那包子,黄剑勋吃痛,发出一声惊呼,忙向后仰了仰身子。

“采玉小姐,你过分了啊!如果不是为了救你,我怎么会被蛰得满头包?”

想到刚才在园子里,被蜜蜂追着蛰时,的确是黄剑勋护着自己,再看黄剑勋俊秀面庞上被蜜蜂蛰鼓起的大包,心里又柔软又温暖,忍不住就伸手搂住了黄演员的脖子,这让黄演员又是愣了愣。

采玉小姐又来了!

又来揩油了!

只听赵采玉在黄剑勋耳边喃喃说道:“欧巴,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我该怎么办?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反正是想想的事情,你想喜欢就一如既往地喜欢呗,你想喜欢,谁能拦得住你。”黄演员就这样指了条明路。

赵采玉不可置信抬起头看着他,只听他幽幽说道:“我在想采玉小姐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竟然可以如此调戏我,采玉小姐可是一个女孩子家……”

谁说女孩子一定要矜持?女追男不香吗?

“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就不可以主动喜欢人吗?欧巴,看不出来你长得斯斯文文女里女气,骨子里竟还挺大男子主义,我不但要喜欢你,我还要轻薄你呢!”

赵采玉说着,勾起黄演员下巴,就吻住了他的唇,某人此刻脑袋瓜子嗡嗡的,这次,自己是死于话多?

……

……

儿子病了,家里又多住了个和尚,吕娘子可不放心去许医生家里当厨娘,于是告假几天,在自家当厨娘。

儿子这一场病病得蹊跷,许医生开的药居然无效,每每高热不退,就是那和尚坐儿子身边念经,儿子才能得到安宁睡去。但醒来又是高热不退。

这一日,赵安之一场高热之后于僧人的念经声里睡去,那僧人就走出屋子,看见吕娘子正在院子里劈柴,就向吕娘子双掌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

吕娘子放下柴刀站起来,着急迎上来问他赵安之的情况,僧人一一答了。吕娘子平日里信佛,对于这位僧人是非常信任的,毕竟许医生的药石也治不好赵安之的病。

“师父,你说我儿子他这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啊?”吕娘子心里焦急。

僧人说了两个字:“随缘。”

吕娘子如何能参透其间禅机。

僧人又问吕娘子安之姐姐哪里去了,吕娘子说:“我家采玉上山坡那边给师父你摘菜去了,晚上的晚餐。

僧人便向山坡那边找去,途经小溪,看见一条鲤鱼不知怎的从溪水里跳出来,落在岸边的礁石上扑棱着头尾。

僧人走过去,抱起那尾鲤鱼轻轻放入溪水中,看着鲤鱼在清澈溪水中摇头摆尾游走,僧人的脸上露出慈蔼的笑容。

当年他还是襁褓婴儿时就是躺在一只小木盆里被他的师父从一条江水上救起的,所以师父给他取名江流儿。

他的父亲曾是大周的新科状元,被某官家千金抛绣球选为夫婿,就在去江州上任的途中,被水贼害死。那水贼假冒状元,携着官家千金前往江州上任,他的母亲,那位官家小姐为了保护腹中的胎儿,只得忍气吞声,在他出世后,为了防止水贼戕害,他母亲就将他放入一只木盆放到江水中,顺江漂走。

师父从江水中将他救起,并给他取了小名:江流儿。

从小到大,江流儿啊,在师父的引导下,放生过多少鱼儿。普度众生,救苦救难,是佛祖给予他的重任。

江流儿离开溪边往半山坡走去,楚明珠正在半山坡的田地里摘蔬菜。楚明珠可从来没有这么心甘情愿地干活过,这菜是摘了晚上让母亲做给那位僧人的素餐,僧人是留下来替赵安之治病的,所以,楚明珠心甘情愿干这些活。

“采玉姑娘!”

耳边传来僧人的声音,楚明珠忙站起来,怀里的青菜哗啦啦掉地里,她又蹲身去捡,一边捡,一边笑眯眯对江流儿说道:“师父,你怎么跑山上来了?”

“采玉姑娘,贫僧有话对你说。”

江流儿神色严肃。

楚明珠将青菜放到地上堆好,谈谈么就谈谈呗。

于是,楚明珠跟着江流儿走到田埂上坐下,金风沉醉,夕阳如酒,铺洒了江流儿一身。

楚明珠看着这样的江流儿,不由笑道:“师父,你每次都像是佛祖降世。”

“或许佛祖就是派我来普度众生的吧。”江流儿扭头对楚明珠说道:“采玉姑娘可知道你弟弟赵安之的病为何反复,不能好转?”

楚明珠忧虑摇了摇头。

江流儿指了指心口:“心病还须心药医。”

楚明珠不知道这几个日日夜夜,江流儿与赵安之朝夕相处,他念的佛经造的禅境让赵安之多多少少安静下来,并跟他倾诉了一些心事,那可怜的孩子为自己突然莫名其妙爱上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内心有着沉重的负罪感。

这一场高热不退的病大抵就是这么来的。

赵安之是真的想不明白,他与赵采玉朝夕相处生活了十五载,从来没有心动的感觉,而姐姐自从失忆后,整个人给他的感觉与过去判若两人,如今的姐姐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吸引了他的,牵引了他内心的神经,他就这么不可遏制地为如今的姐姐心动。

气场怎么就变了?氛围怎么就变了?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

赵安之想不通,郁结于心,便化作一场来势汹汹的病症。

“这件事压在安之心上,如沉砖,压得他好苦。”

楚明珠听着江流儿的话,心虚地低下了头,低低问道:“师父可有良方?”

“有一良方。”

楚明珠闻言,不由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