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第五十八掌 吕娘子道身世

李子谢谢2021-07-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这秃驴,你根本就没安好心!”楚明珠腾地从田埂上站起,指着江流儿的鼻子破口大骂,骂他处心积虑逗留他家就是为了诓骗赵安之出家当和尚。

“你第一次见到我弟弟,就对他没安好心,你一个和尚像个人贩子一样,到处物色合适的对象随时准备拐走,你是在空门里收不到徒弟吗?要出来街上当拐子?”

楚明珠真的太生气了,江流儿说的能让赵安之病好的良方竟然度赵安之出家,这个和尚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一开始就居心不良啊!

楚明珠怒不可遏,骂骂咧咧,江流儿自然是云淡风轻,不疾不徐,等楚明珠跳够了,他才心平气和说道:“采玉姑娘,你好好想想贫僧的话吧!你是宁可安之丢命也不愿他出家吗?”

“你去问问我娘愿不愿意!”楚明珠扭身就走,她费了好半日功夫采撷的青菜也顾不得捡,就急吼吼往家里跑去。

吕娘子一捆柴还没劈完,就见楚明珠气鼓鼓地跑回来,见她两手空空,吕娘子刚想问她摘的菜摘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又偷懒不想干活了……

吕娘子也没来得及问出口,倒是楚明珠先质问起她来了。

“你真的是我娘吗?”楚明珠问这话的时候,脸上有气,眼里还有泪光,吕娘子吓了一跳。

“你好端端的,又作什么幺蛾子,问这些有的没的,我不是你娘,我供你吃供你喝,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长大……”吕娘子手里拿着柴刀就张牙舞爪扑向楚明珠,楚明珠急得大声嚷嚷,“你别闹了,行吗?你都多大年纪了,还天天这样闹,你不要脸的吗?”

吕娘子再次愣了愣,这问题真的好扎心。

“我是在认真问你话,你就不能好好回答吗?”

“你那叫认真问我话?”吕娘子又要发作,但柴刀很快就被楚明珠抢了过去,扔到了柴剁上,“TM的,真的烦死了!”

吵架的架势上,楚明珠顺利压倒了吕娘子,于是她得到了话语权,可以对吕娘子展开连环大拷问:我是不是你捡来的?我是你从哪里捡来的?你对我那么不好,我肯定是你捡来的,不然没道理啊!你对我和安之的态度一个天一个地,要说两个都是亲生,那可真是太奇怪了。你对我那么坏,你对安之那么好,总不可能安之才是捡来的那一个,那你也太奇葩了!

你就直说吧,我不是你亲生的,我和安之不是亲姐弟!

看着咄咄逼人,气急败坏,却又泪流满面的楚明珠,吕娘子被震慑到了。

“采玉,你怎么会这样想呢?”吕娘子放柔了声调,说道,“娘平常是对你过分了点,是因为安之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娘就是重男轻女……”

楚明珠哪里要听到这样的答案,她直言吕娘子还不知道事态严重性,不知道赵安之为什么生病,如果吕娘子再不肯实话实说的话,赵安之要么就会病死,要么就只能跟着江流儿去出家。

“你是宁可安之死或者安之出家,宁可失去这个儿子,也不愿说出实话吗?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我到底是不是你捡来的?”

楚明珠真的急死了,她的内心无比想要听到那个她希望的答案,因为那不但是救赎赵安之的答案,也是救赎她的答案。赵安之病了,她何尝又不是被同样的病因困扰?

当她从江流儿那里得知了赵安之这一场凶病的病因后,心底里莫名悲喜交加,复杂得无法言喻,因为她与赵安之有着如出一辙的心路历程。

这种心情太难受了。

安之啊,竟然病倒了,可想而知受的折磨更大更重更痛苦。

可是吕娘子怎么可能因为楚明珠几句话话就将身世和盘托出?

楚明珠的话她不能相信,那江流儿的话呢?

晚间,江流儿来与吕娘子也谈了一番,吕娘子整个人顿时都不好了。赵安之迷迷糊糊中醒来,就见他娘坐床前椅子上哭。

赵安之浑身又开始发烫,整个人如坠雾里云间,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强自清醒问他娘为什么哭。吕娘子还能为什么哭,自然是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赵安之是她的命啊,如果赵安之不好了,她这辈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吕娘子看着满脸通红的赵安之,一阵心痛与怜惜,她在赵安之跟前一向是个慈母,此刻心疼拉着赵安之的手,哭道:“你个傻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呢?我都听江流儿师父说了,采玉那可是你的亲姐姐,你怎么可以喜欢自己的姐姐……”

吕娘子还没说完,赵安之就吐出一口血,整个人一僵,就向后倒在了床上。

赵安之这一口血是彻底吓到了吕娘子,接下来几日,许医生和陈年每日都来给赵安之看治,可是奏效不大,江流儿每日为赵安之诵经,更是每日来催促吕娘子,要吕娘子同意让他把赵安之带走。

遁入空门,斩断六根,从此红尘无此人,烦恼料无踪。

吕娘子怎么可能答应?她怎么可能让儿子去做和尚?

无奈之下,吕娘子只能想了个权宜之计,她终于给了个楚明珠想要的答案:赵采玉的确不是她亲生的,赵采玉的确是她从路边捡来的。

这个答案让有人欢喜有人愁,赵安之听到这个答案后,又一口血喷出,不过这是口恶血,吐出后心头顿时就清明了,即便依然身子虚弱,但只需躺在床上将养一小段时日定能无碍的。

这个答案对楚明珠来说也是可喜可贺的,不是亲生的,没有血缘关系,那就太好了。楚明珠竟为自己是捡来的孩子而欢呼雀跃。

江流儿自然是那个不开心的人,喟然长叹一声,看来此子孽缘未了,尘缘未尽,那就改日再来收……他。

吕娘子特意找楚明珠警告了一番,你是我捡来的,我养你到大,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就算你和安之不是亲姐弟,但你们也不能在一起,我是不会让安之娶你的,安之是读书人,将来有大好的前途,你呢?粗鄙的村姑,过去还算勤快乖巧,现在呢?好吃懒做,还满口脏话,你怎么配得上我的安之?

吕娘子看着楚明珠,满满的嫌弃。

虽然我说出实情,我是为了安之,安他的心,治他的病,等他身体养好了,回书苑好好读书,一心谋前路,就忘了这茬子事,所以赵采玉,你给老娘死了这条心,少特么来祸害我的安之。

既然挑明了都不是自己的亲骨肉,吕娘子更无须遮遮掩掩什么了,更加可以明目张胆讨厌自己的养女。

她厌恶她,岂止是因为她非亲生?而是因为生她的人都是怎样的人,与她有着不共戴天血海深仇……

吕娘子不能去想前尘往事,那血淋淋的往事会让她像赵安之一样病倒的。

如果是赵采玉原身,被吕娘子这番威胁带恐吓,肯定是被吓到的,然后委委屈屈、期期艾艾地说,女儿知道了,娘放心什么的,但楚明珠是这样的人吗?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是楚明珠的性格啊!她是个睚眦必报,且向来都是她先犯人的十七恶公主啊!怎么可能在吕娘子跟前受窝囊气。

这一次,楚明珠没有和吕娘子大吵大闹,而是直接说道:“娘你筹谋这些没有用啊!因为安之就是死心塌地爱我,想娶我呢!不信你去问问安之,他这辈子是不是非我不娶?如果他这种心思不重,又怎么会病这么重呢?”

这话一下就把吕娘子撂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