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第七十五章 情动永巷

李子谢谢2021-07-05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探清水河》里的大莲,是清末民初制造枪炮的火器营松老三的女儿,大莲长到十六七岁的时候,说媒的人踏破了门槛,但是松老三夫妻俩整天吃喝玩乐,不关心女儿的婚姻大事,而大莲少女怀春又邂逅了本村青年农民佟小六,两个人便坠入爱河。

大莲喊佟小六“六哥哥”。有一天大莲和六哥哥约会被松老三两口子发现了,当即大怒,把大莲打得皮开肉绽,大莲被逼跳下了家门前的清水河。

大莲跳河死了,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夜晚,六哥哥带着烧纸来到清水河祭奠他的大莲妹妹,祭奠完了自己也跳河殉情。

这是个悲剧故事。

而在大周朝长安城内望花楼里被六皇子殿下解救下的大莲比起《探清水河》里的大莲,身世可怜,有过之无不及。

大莲姓裘,裘大莲姑娘是因为卖身葬父才被骗沦落烟花之地的,她原本只以为自己是被卖去大户人家当丫头,不曾想竟被卖到娼馆,大莲姑娘人穷志不穷,宁可一死也不愿自己清白身子遭污,就在她激烈反抗的时候,六皇子殿下及时出手救了她。

有六皇子殿下出手,大莲的卖身契很快就从望花楼转交到了杨恩手里,大莲也被杨恩带进了皇宫,不日,便成了六皇子宫里的一名宫女。

赵采玉一到六皇子宫,还没见到黄剑勋,就被杨恩先请去见楚英。

到了六皇子的寝殿,赵采玉很快便在六皇子引荐下见到了宫女大莲。

“小十七,快看,六哥哥我找到爱情了。”六皇子殿下拉着一名眉目清秀、样貌端丽的宫女,向赵采玉介绍他是如何与真爱相遇的,不由让赵采玉慨叹,这要是在现代,六皇子殿下的执行力真的无可挑剔。

赵采玉再看六皇子殿下一脸傻笑,有些不忍直视,没想到这史书里被诟病的六皇子殿下还是铁憨憨。

“既然六哥哥找到真爱了,以后好好对待大莲姑娘,小十七不妨碍你和大莲姑娘二人世界了。”

赵采玉急着脱身去见黄演员,赶紧拿话敷衍六皇子殿下,奈何六皇子殿下却不让她走,还让大莲出去,对赵采玉说道:“过几天是你六哥哥我的生辰……”

赵采玉点点头:“知道了,六哥哥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六皇子殿下“啧”了一声,“十七妹俗气了不是?你我兄妹,向来都是六哥哥送你礼物的,什么时候需要小十七你送六哥哥我礼物了?我是兄长,像什么话?”

这话让赵采玉有些感动,无论如何,不管史官笔下,还是老百姓口中,六皇子这个人如何,对于十七公主来说,六皇子殿下委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宠妹狂魔。

“那六哥哥生辰,小十七不能什么都不表示吧?”赵采玉发自内心的,她这么厚德的人,礼尚往来是必须的。

“我生辰的时候呢,王子安为我安排了个局,在望花楼里,到时候,小十七赏个脸呗。”

六皇子说完,赵采玉不假思索就答应了,不过心里还是嘀咕,这王文爱就是不学好哈,给六皇子过生日竟然把酒局安排在青楼里,像什么话。

赵采玉再看一眼楚英,心里又觉王文爱的安排再妥帖不过了,六皇子本身就很不像话啊,也只有望花楼能配得上他。

大莲被楚英支开,正在六皇子宫的花园里百无聊赖看些花花草草。

想这几天的经历真的恍然如梦。

她自小与哥哥父母双亡,饥一顿饱一顿,一次哥哥为了给她找吃的,上街乞讨就再也没回来,她便与哥哥失散了。

失去父母又失去哥哥的小女孩生活更加艰难,好在同村的光棍本家叔叔收留她做了养女,指着她替他养老。养父家贫,但是个厚道人,对她也是很疼爱,父女俩相依为命的时候,养父又不幸病逝。

大莲为报答养父的养育之恩,卖身葬父,尔后便到了望花楼,又邂逅六皇子殿下,这才进宫当了宫女。

想这些际遇,真是无巧不成书。

大莲看着园子里的花花草草失神,心里想着亲哥哥如今怎样了。

他还活着吗?又活成了哪般光景?

大莲想念兄长,鼻子不由酸酸的,潮湿的视线企及之处,便有一白衣公子窜入眼帘。

那白衣公子也瞥见了她,不过视线很快又调开了。

此公子温润如玉,有一张颠倒众生的面孔,斯斯文文,又住在六皇子宫里,不知道是六皇子的什么人?谋士吗?看起来不太像。

因为那公子长得太好看了,大莲不免多看了一眼,便瞧见十七公主已经从六皇子宫里出来,并与那白衣公子汇合了。

“大莲!大莲!”大莲已经听到杨恩呼唤自己的声音,想必是六皇子殿下找她了,大莲忙起身走向六皇子寝殿,走了几步,又忍不住驻足回头,看那白衣公子。

大莲掉转头看回来时,见赵采玉已经拉住了那白衣公子的手,大莲觉得难为情,赶紧折回身子,疾步离去。

“公子,你怎么出来找我了?公子竟然也是心急之人,看不出来哦。”赵采玉拉着黄剑勋的手,心里美滋滋沿着园子的绿荫小路走去。

黄剑勋面上一贯云淡风轻,纵使心里有什么想法也是绝不可能表露的,他的手始终被赵采玉握在手里,此刻,满脑子的想法是:采玉小姐的手有点凉。

黄剑勋忍下了要替采玉小姐的手呵一口暖气的冲动,驻足,问道:“我们的南戏班子回到长安城了吗?”

“哦,原来公子是关心这个啊!”赵采玉扔开黄剑勋的手,有些兴味索然的。

见赵采玉不高兴了,黄剑勋说道:“也不是,就是随口问问。”

“公子现在也学会照顾我的感受了啊?”赵采玉又高兴了起来,“南戏班子不日就要到京了,届时他们径自进驻‘玉勋楼’,其实我准备了一个大惊喜给你,但是要保密,现在先不说。”

黄演员本来就是个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什么惊喜什么意外对他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吸引力,赵采玉不说就不说了呗,他也没什么兴致要去追问。

赵采玉突然双眉一垂,有些不开心道:“等‘玉勋楼’开张,我可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常常见到公子了,公子,采玉会想你的。”

赵采玉说着上前一步抱住了黄剑勋——